偷票机关键证人的书面证词 – 全文翻译

大律师鲍威尔公布了一个关键证人的书面证词,指出Dominion投票机实际上就是偷票机,由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首创,已经在世界多个国家操纵选举,2020年在美国广泛使用,帮助拜登盗窃选票。

这份证词是sworn testimony,如果作者撒谎,那就是犯罪。

证人的身份目前保密,证词中提到的一个投票机公司高管,曾经爆料偷票机内幕,目前身份也保密,以后在庭审过程中有望公开。

现在看来投票机软件是关键中的关键,应该作为最主要的突破口,一旦取得实锤证据,整个大选舞弊就土崩瓦解了。但是偷票机只是双保险之一,海量“邮寄”选票同样不能忽视。

参见前文:

德州,共和党的大本营,试用了Dominion投票机之后果断拒绝,因为发现了太多安全漏洞。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Dominion的注册国家是加拿大,但是加拿大官方很骄傲的宣布:“我们不用Dominion投票系统。我们只用纸票,在监票员面前人工计票。在我们100年的历史上从来不用投票机或者电子点票”。

还有更搞笑的,昨天内华达上演精彩闹剧:克拉克县(赌城所在地)宣布,废除今年的委员会选举!候选人清一色民主党,跟川普/拜登在同一张选票上,因为太多”discrepancies”, 导致选举作废!😂 这个委员会就是主抓选举的人,但是他们自己都不信任结果!这绝对要上法庭当证据的,NV州长一口咬定没有舞弊,那这么多discrepancies是啥意思?既然委员会选举无效,总统选举就一点问题没有?现在NV只差3万票,官司正在打,拭目以待。


证词总共八页,鲍威尔律师公布了三页,前面讲投票机作弊的历史,最后是美国大选。而且,证人透露他在跟情报界人士沟通,但是因为第八页没有公开,所以不知道结论是什么。另外证词中提到的一个关键人物,名字被覆盖了,所以也不知道此人会不会出面作证。当然真正的大料只能在法庭上呈递,不可能事先公布。即便如此,这三页已经非常触目惊心了。

以下是全文翻译(千里走单骑 CallVoter.com)。

第一页:

14. Smartmatic公司的技术叫投票管理系统,他们是这个行业的开拓者。这套系统会把选票数据通过互联网传送到中控中心。投票机自带显示器,指纹识别用来鉴定选民身份,最后打印结果。选民的指纹会跟电子记录联系起来。Smartmatic制造并且操作整套系统。

15. 查韦斯坚持一点,这套系统必须能够改变每一张选票,又不能被发现。他要求投票软件的必备功能是,当一个选民扫描指纹的时候,必须跟此人的名字和身份匹配起来,证明已经投票,但是不能追踪到更改后的选票。他非常明确,这套系统不能留下任何改票的痕迹,不能暴露任何证据,不能出现任何迹象表明该选民的票被偷改了。Smartmatic同意了,决定为查韦斯开发这套系统,并且提供软硬件。

16. Smartmatic投票系统投入使用之后,我密切关注了几次选举,都出现了选举结果被人操控的情况。一次是2006年12月,查韦斯跟Rosales对决。查韦斯以绝对优势获胜,得到600多万选票,对手只拿到370万。

17. 2013年4月14号,我目睹了另一场委内瑞拉大选,Smartmatic偷票系统再次发威,操纵并偷改选举结果,帮助查韦斯的继任者(指马杜罗)。

第二页:

21. 我需要指出的是,Dominion和其他投票机公司的软件和构架都继承了Smartmatic的投票系统。一句话总结,Smartmatic的软件是所有计票公司软件和系统的DNA。

22. Dominion是美国三大计票公司之一。Dominion使用了同样的方法和基本相同的软件构架,用来存储,传输,以及统计选民身份和选票数据。Dominion和Smartmatic一起合作过。软件,硬件和整个系统,都有一模一样的本质上的漏洞,提供了多个操纵数据并且掩盖真相的机会,而且普通人根本察觉不到。投票机显示的是选民自己的选项,而且打印出来一张纸质的选票结果,但是根本没用。是软件自己在计票和报告结果。投票软件才是偷改信息的元凶,以达到操控者的目的。这就是它的原理。所以,软件本身修改选票和投票结果 — 改变选民的选项。软件决定选举结果,跟投票人无关。

23. 电脑控制的计票过程是全封闭的,以至于选民和监票员不可能察觉异样,除非系统出错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质疑。我亲眼目睹了选票如何被现场操控和改变,发生在委内瑞拉Caracas的一个秘密计票中心。让我非常震惊和不安。我惊讶的原因是我从来没有在现场亲眼目睹,但是那一次我看到了。所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无论选民选谁,无论纸票显示的是谁,都没用。是软件,和软件的操作者,决定怎么计票 – 不是选民

第三页:

(有删节)匿名人甲保证Smartmatic安装或使用的投票系统是绝对安全的,不可能被黑,不可能被改。

25. 但是随后,2017年,当马杜罗和委内瑞拉立法议员举行选举的时候,匿名人甲和Smartmatic撕毁了跟委内瑞拉ZF之间的保密协议。通过媒体,匿名人甲发表公开声明,说那些选举中使用的所有Smartmatic投票机,都被当时的选举委员会完全操控。他说那些投给马杜罗和其他立法委员的选票被操控,他们实际上输了。所以,我认为这是最明显的证据,软件公司矢口否认选票作弊,但是匿名人甲公开承认Smarmatic确实开发使用,并且仍然在使用计票软件操控和改变选举。

26. 这次2020美国总统大选,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一切,震动了我。目前的环境和事态发展,跟2013年委内瑞拉总统选举,利用Smartmatic软件更改选票的情景极其相似,非常恐怖。美国的情况是,五个州,都在使用Dominion软件,突然停止计票。当时,川普大幅领先。凌晨时分,在没有人投票而且计票系统也没有启动的情况下,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然后一早,计票重新开始,选举结果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有利于拜登。

27. (第一句有覆盖,貌似是,某某和)我过去一起搜集信息,考证,并且和IT界人士合作。这是我知道的做法,也是我的特殊知识。由于最近的选举事件,我联系了几位以前的同事,他们都是很可靠也很聪明的人,目前还是线人,仍然在跟情报界合作。我让他们给我最新的信息,以便了解这些公司正在干什么,以及采取了那些措施。


附:证词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