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Wenliang

你可曾听见,雪落下的声音?

李医生走了,不再牵挂染病的父母,不再担心弱小的妻儿。

死了,就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天堂,没有地狱,没有病痛,没有烦恼。

也不再需要造谣了。

纵然有千万双泪眼,也唤不回枉死的冤魂。

所谓的善有善报,不过是劳苦大众无奈之下自我安慰的麻醉剂。

作恶多端的人,常常也能善终,大概率还能混的风生水起。

起决定作用的,是你生活的时代和环境。

李医生没想做英雄,就像我们所有普通人一样,上班工作,养家糊口。

仅仅因为想给同学提个醒,他被抓了典型,成了不知名的反面教材。

要不是病毒肆虐,没人会知道他的名字;

要不是染上肺炎,没人会把他当作英雄;

要不是突传噩耗,没有那么多陌生人为他泪流满面。

但是所有这一切,他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只为换取下班回家,推门进屋的一个瞬间。

因为他的离世,不会带来丝毫的改变。

The letter that Dr Li says police told him to sign saying he made false comments
李文亮签字画押的训诫书

你难道没有看到?微博的热搜已经消失。大批的公众号很快会变成感叹号。大媒体轻描淡写,自媒体战战兢兢。他的名字会成为敏感词,然后一点一点从你的眼前抹去,从你的心里挖走。

是,警察抓人是执行公务,网管删贴是养家糊口。可是,如果没有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支持,又怎能如此肆无忌惮?

疫情终究会过去。

然后是铺天盖地的欢庆胜利,歌功颂德。

大家的生活逐渐恢复常态,继续在微信里消磨时日,继续在抖音里纸醉金迷。继续惊呼蝙蝠的鲜美,继续感叹伪娘的妖娆。继续为寸草不生的钓鱼岛而怒发冲冠,继续为雄壮威武的航母群而欢呼雀跃。非洲留学生继续享受贵宾待遇,高官富二代继续开车践踏故宫。日本依然是民族世仇,美帝依然是罪魁祸首。

只有李医生,静静地躺在那里,不再感叹人世的喧嚣。

就像昨夜落下的一片雪花,融化了,变成一滴水,再也看不见了。

你听到雪落下的声音吗?

有人流泪了,心痛了,会更加屏蔽自己。有人则会从自己做起,从小区做起,从自己的城市做起,一点一点试图去改变。不再人云亦云,不再畏惧不同的声音,不再重复过去的错误,或许,终究有一天,不再担心灾难重现,不再哀悼下一个李医生。

Don’t let him die in vain, please.

Dr Li Wenliang
李文亮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