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校长 – 肤色政治的完美代表

Harvard President Gay

哈佛校长的地位不用多说了,读到这篇文章的人,应该不需要我来科普。 一般人都会认为,能做到哈佛校长,最起码是学业有成,德高望重,还需要铮铮铁骨 – 历史上,哈佛也确实如此。 但那是历史。如今的美国,现在的名校,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就好比北大,早已不是蔡元培时期的大学一样。 即便你有这个心理准备,你大概永远也想象不到现在这位哈佛校长能烂到什么程度。 Claudine Gay,哈佛第30任校长,第一位黑人校长,第二位女性校长。 除了第一位黑人校长以外,她还创下另一个记录:哈佛历史上海选时间最短的一位,基本上就是内定了。但是,她还有可能创下另一个记录:哈佛历史上任期最短的校长。因为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哈佛校董正在开会,讨论要不要开除她。起因是上周的众院听证会,纽约议员问她”呼吁针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算不算骚扰和霸凌“。一连问了17遍,她17次拒绝回答,而是说要看情况。一同受审的宾大和MIT校长也是同样的回答,现在宾大女校长已经被开除,哈佛这位也公开道歉了。 她的学术领域是种族,肤色,和黑人研究。 换句话说,她一辈子折腾的就是种族矛盾 – 美国版的阶级斗争。 弗洛伊德事件之后,她作为哈佛文理学院的院长,给所有教职工发了一封信。这封信我就不翻译了,因为不是本篇的主题,但是你应该去看看。她的中心思想就是黑人备受压迫,哈佛必须作为领头羊,推动一场轰轰烈烈的反抗”白人至上“的运动。 顺便说一句,她靠着反抗白人吃饭,但是她老公是白人。 有人说这封信恰恰是Gay院长一跃成为Gay校长的跳板。 不管是不是,她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一举拿下哈佛校长的职位? Chris Brunet是一位记者,专注打假,去年写过一篇长文,挖掘Claudine Gay的发家史,如果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毫无建树,造假剽窃,精通政治。 这篇调查报告现在成了公众关注的焦点,以下大部分内容来自这篇文章(英文链接)。 1. 学术成就 估计你不会相信,2005年,Gay博士在哈佛晋升终身教授的时候,总共才发表了4篇学术期刊文章,没出过一本书。 4篇! 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你刚刚毕业,想在一个像样一点的州立大学申请一个tenure-track助理教授的职位,大概就是这个水平,那么终身教授显然要求更高。比如密苏里大学,明文规定晋升终身教授至少要每年两篇。算上博士后/讲师,助理教授,副教授,五年够快的吧?那么你至少要拿出10篇同行审阅的期刊文章才有资格申请终身教授,还不一定通过! 哈佛从名气上远远超过密苏里大学,按说应该更难,为什么Gay博士靠着区区4篇就搞定? 如果你是计算机天才,数学大牛,或者取得过惊人的,突破性的,有目共睹的成绩,或许学校会特殊对待,但是Gay博士啥都没有,玩的还是种族那一堆垃圾课题,如果不靠论文,你用什么证明你的“成就”?你靠什么打败竞争者,脱颖而出? 显然,Gay博士不需要证明自己。 再看看她的四篇文章,像不像“论阶级斗争在群众运动中的重要性”? 很多同事和同行被震惊了,原文有不少评语,大家可以去细看,其中一句是:“how can we ever turn someone down in the future after that vote?” 2. 涉嫌造假 即使这几篇文章,还涉嫌造假。 因为没有人能够重复或者验证她的结论!而不能验证的原因是,Gay博士拒绝提供数据和算法。 2002年,有人发表文章反驳她2001年的APSR文章,认为她的分析存在根本性错误,但是作者向Gay博士索要数据却遭到拒绝。更搞的是,作者的备注(要不到原始数据)后来被杂志删了。 Gay博士的APSR文章是她职业生涯中第一篇重要论文,随后的”研究“都是基于这篇之上的。那么这第一篇就是垃圾,以后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在分析方法上就存在根本性错误。 数据是不是真的也难说了,唯一肯定的是,结论是正确的,是政治正确的。 值得一提的是,评上终身教授之后,Gay博士的研究成果更少了,15年基本上不出东西,偶尔在小报上发一篇,比如最近的一篇,发表在《种族、民族与政治杂志》上,而她是杂志的编委,而且有三位作者。 3. 抄袭剽窃 Chris Brunet … Read more

赫鲁晓夫给肯尼迪总统的一封信

Khrushchev and JFK

美苏冷战的高峰时期,JFK和赫鲁晓夫互发了26封邮件,有些相当坦诚,甚至像私人之间的通讯。

两个人都支持和平,原则上都希望美苏能够避免冲突,而且都知道双方的情报机构和军方热衷于打仗。赫鲁晓夫在1961年的一封信上说,地球就是我们的诺亚方舟,沉掉就不会再有了。

正是因为这种基本的信任,在古巴危机最关键的时刻,在世界大战一触即发的瞬间,赫鲁晓夫和肯尼迪才能力挽狂澜,为世界避免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Read more

签署独立宣言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Signing

1776年,56位勇士在《独立宣言》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每个人都知道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他们会被英国王室以叛国罪追捕,会失去一切,会家破人亡,会历经磨难,会面对死刑。但是,开国元勋们珍视自由,为了子孙后代,他们没有退缩。

五名签署者被英国人抓获,并被当作叛徒受尽折磨。

九人亲自参加了独立战争,并因受伤或穷困潦倒而死亡。 其中两人的儿子加入大陆军随后丧生,另外两人的儿子被俘,至少有十二人的家被抢劫一空然后被烧掉了。

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Read more

芝大国际关系学教授分析乌克兰战争的局势和走向

John Mearsheimer, Univ. of Chicargo

芝加哥大学教授John Mearsheimer最近发表了一个主题演说,关于乌克兰战争的现状和走向。

他是一位国际关系学专家,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政治现实主义学者之一(Political Realism)。感兴趣的可以去翻翻他的简历和著作。油管上有完整视频,文后有链接。David Sacks在推特上写了一个小结,我简单翻译了一下:

(一)目前局势:

俄罗斯正在赢得这场战争。乌克兰在2022年占据上风,但今年是俄罗斯。俄罗斯尚未获胜,但Mearsheimer相信他们正在获胜并将最终赢得这场战争。

为什么?

Read more

真正的反击:何俊宇法官宣布不再招聘斯坦福法学院毕业生

James Ho and Elizabeth Branch

学术界真正的问题不是干扰,而是歧视,对不受欢迎的观点那种近乎猖獗和明目张胆的歧视“。

斯坦福法学院事件轰动全国,在保守派群体掀起了轩然大波。起因是斯坦福的学生组织邀请了第五巡回上诉法庭的Stuart Kyle Duncan法官发表演说,遭到左派学生闹场,一群人全程大呼大叫,导致演讲无法进行。

更可恶的是,负责多元化的副院长不但没有制止闹事的学生,反而鼓励她们,甚至亲自登台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稿子一起批判这位嘉宾。

Read more

纽约邮报编辑部:纽森的赌注是吓唬选民

NY Post on CA Recall

纽约邮报(NY Post)创刊于1801年,至今已经有220年的历史,现在是全美发行量第四大的报纸。

9月4号,离加州罢免选举还有整整10天,纽约邮报编辑部发表了一篇文章,揭露州长纽森最后的伎俩:用荒诞不经的谎言吓唬选民,试图保住自己的州长位子。

Read more

选举舞弊数据分析:Seth Keshel Election Fraud Data Analysis

Seth Keshel是美国陆军情报处的上尉,现已退役。我在电报上多次介绍过他,以及他针对2020大选舞弊的数据分析,这篇是总结。

Keshel ,也称Captain K,收集了全部50个州官方公布的大选数据,精确到各个郡。然后对比几个重要的参数,全部来自官方数据:

  • 两党选民注册的趋势
  • 往届大选的结果
  • 人口增长或下降

Read more

汇总:阿富汗灾难是美国的奇耻大辱

Last Plane Leaving Afganistan

这篇汇总了塔利班攻陷阿富汗之后我发的所有相关电报贴(https://t.me/CallVoter),有些已经在微信和电报广为传播。今天略作修改,按时间顺序,从后往前,也算留个纪念。

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溃败,是美国永远抹不掉的耻辱,值得记录下来。

从14号开始,不知不觉我已经发了几十个帖子,有新闻,有点评,像日记一样,汇合起来竟然是长长的一篇。

Read more

川普的有条件撤军和拜登的无条件投降

众目睽睽之下,阿富汗的灾难正在一天天上演。

冒着生命危险涌向机场的人流已经说明了一切,更别提那些抓着机翼从高空摔下来的人。

但是拜登说:”我做的已经是最好的了,没犯一个错误!” ,“要错也是老川的错!

这真是他说的,一个是白宫讲话,一个是ABC采访。

败灯的无能和无耻,向全世界展现得淋漓尽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