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han Patient Watching Sunset

能让老百姓自发感恩,才是真本事

捂汗太守临危受命,干的咋样咱不好评价,这得捂汗人说了才算。

但是知府大人一句“感-恩”,就有点不地道了。

你看哪个相声演员会说,我在台上口干舌燥,你得大笑三声才对得起我。真有这样的,也别混了,丢不起那人。

如果你真的觉得演员挺卖力,礼节性地笑两声儿,这是你人好。如果你觉得实在是太烂,不笑也没有对不起谁。

很简单的道理,对吧?要让观众自发捧场,那才是真本事。

假如某机场有个塔台调度,那天睡着了,结果两架飞机相撞。大家都要讨个说法,但是他说你们先别嚷嚷,其实你们都得感谢我!要不是我早点醒过来,谁知道还有几架飞机掉下来?

这个角度如此别致,我倒不好反驳了。

假如你是第三架飞机上的乘客,那么问题来了,你要不要感谢这个调度呢?要不是他从噩梦中惊醒,你没准儿真就挂了。

所以你如果心存感激,也可以理解,毕竟大难不死嘛。

但是假如你说,感嗯你大爷!老子好好儿地坐个飞机,就因为你犯困,差点就回不来,还要感谢你不杀之恩?你咋不问问头两架飞机上的人???

有这种情绪太正常了。

在一个正常的涩会,应该允许这种情绪发泄,否则憋得太久,容易生病。

如果你只会把他的嘴堵上,再踏上一只脚,他可能一时半会儿屈服了,签个训诫书啥的,但是天长日久,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

你要想让他感嗯,其实也不难,踏踏实实干好本职工作就是一个起点。

大多数人其实是知道感嗯的,不用引导和暗示。

比如我,经常会发自内心地感嗯。

我感谢那些冲向前线的医务人员。我知道她们和我一样怕死,因为她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我知道那些刚毕业的护士,其实在家里还是被当作孩子宠着。我知道她们已经精疲力尽,可是病人一叫还得上前。我知道他们舍不得浪费一件防护服,宁可憋一天不上厕所…….你不用派300个记者去歌颂她们,我从心底里感嗯。

我感谢张文宏,净说大实话。但是他轻描淡写几句,就像听了一天的广场舞音乐之后,突然飘来一曲梁祝。

我感谢那些快递小哥,风里来雨里去,让家家都能看到希望。

我感谢那位社区大叔,一句“谢谢”就能让他泪奔,我也跟着泪奔。

我感谢芳芳,一字一句,记录着特殊时时期的人间悲喜。

我感谢所有自我隔离的人,特别是有孩子的家庭。能让一个8岁的孩子在家里憋一个月,还不想吓着他,这要多大的毅力。我自愧不如,所以我感嗯。

我感谢方舱医院,据说管理得井井有条,考虑得也很周到。

我感谢医疗队员凯哥,停下脚步,让一个87岁的老人再看看落日。

类似的例子无穷无尽,你不用编那些扔下就跑的故事,我已经很感动了。

对了,我还感谢日本,感谢米国,感谢所有国家,哪怕人家就捐一个口罩,在我看来,也是实质性帮助。

我想象不出一个人家里失火了,邻居们都来帮忙救火,结果他家里有人站在梯子上大喊:张家是真出力了啊,李家就在那瞎起哄,喂,你们老米家咋回事?数你们最富,送点水送点钱打发谁呢?能不能提供点实质性帮助?

结果现在整个村子都烧起来了,连“防火过度”的老米家也不能幸免。我倒好奇了,真想看看最先起火这家到底能提供什么”实质性帮助”。

一场瘟疫,能让人看清很多东西。

谁都知道,疫情过去之后,一定会有铺天盖地的歌功颂德。

但是现在还没过去呢,着急忙慌的让人感嗯,是怕老百姓健忘?

放心吧,这场大疫,下辈子也忘不掉。

其实现在说疫情控制住了都有点过早。

捂汗还封着城,学校还不敢开门,大部分工厂没有开工,多数饭店还在歇业,一切大型活动取消,几亿人仍然憋在家里,不戴口罩不敢出门……这听着像胜利了吗?我怎么觉得是病毒胜利了?

毫无疑问,到目前这个程度已经很不容易,是15亿人牺牲了一个多月换来的阶段性成果:能让疫情不再扩散,就是初步胜利。

但是还远远不到庆祝的时候。

等慢慢放开,还能保证没有扩散,再敲锣打鼓不迟。

至于感嗯,就让人-民做一回主吧。

想感嗯的,磕头如捣蒜也没人拦着。

不想感嗯的,大都心里还有个结。这个结解不开,你说啥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