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言论滋油还剩下多少?

美国还有没有言论滋油?

这要看你问谁。

左派眼中的言论自由是,只要是我认同的,你可以随便说;凡是我不认同的,你最好闭嘴。所以左派认为美国的言论滋油依然宽松无比。

右派眼中的言论自由是,好听的和不好听的,你都可以说,相信不相信是我自己的事。所以对于右派来说,美国的言论滋油已经名存实亡。

这要举几个例子才好明白。

里跟时期,美国50个州里,48个州都有立法:禁止焚烧国旗。

1984年,美国共青团成员Gregory Lee “Joey” Johnson参加了抗议共和党大会的游行示威,一路打砸抢烧,还烧了一面美国国旗。但是这面国旗不是他们自己买的,是从别人的旗杆上扯下来的,属于偷窃。反正最后数罪并罚,Johnson被德州法院判了一年,外加2000元罚款。

Johnson不服,一路打到最高法院,最后赢了!高院判决焚烧国旗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抢劫偷盗理应受罚,但是烧国旗本身属于言论滋油。正是由于这个判决,焚烧美国国旗就成了左派游行的保留节目,比如几百场抗议川普的示威活动,烧国旗是家常便饭。

当时的关键一票来自右派大法官Scalia。大家对Scalia应该很熟悉,因为他是近代保守主义的基石。作为一个深爱美国的人,你认为他心里支持烧国旗的行为吗?他支持的是你烧国旗的权利。飞洋在线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 Evelyn Beatrice Hall

反观左派,截然相反。

上周五,诺奖得主,DNA之父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被美国冷泉港实验室剥夺一切荣誉头衔。

为什么呢?祸从口出。

他在一部纪录片中重申,他还是认为黑人和白人之间存在智商差异,而这是由基因决定的。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说,2007年,沃森接受英国报纸采访的时候说,他对非洲的发展前景十分悲观,因为所有的社会政策都是基于黑人和白人的智商水平相同的前提下,而所有的科学测试都表明这个前提是错的。他说他真心希望每个人都生来平等,但是那些和黑人雇员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事实。

在讲究政治正确的西方世界,白左精英们怎么可能容忍沃森的这番言论?

果然,他被撤销了实验室主任等一切行政职务,而且被迫道歉。随后他还变卖了自己的诺贝尔奖章,很多人以为他是穷困潦倒,其实不至于,他是对科学界失望而已。现在,90岁的沃森估计也不在乎了,越不让说我偏要说!结果连荣誉头衔也丢了。

先不说老头儿的话有没有科学根据,这是他的观点,你要是不同意,拿出证据来驳倒他不就好了吗?

你做个研究,一半黑人,一半白人,成长环境尽量相似,比如都在美国的底特律,或者都在南非的开普敦,都是中产家庭出身,然后你测出来结果,尼玛,黑人的智商一点不比白人低!这不就行了吗?你在自然杂志上发一篇文章,让沃森的老脸没处搁,这不是最好的惩罚吗?

或者你引经据典,证明智商测试就是个笑话,用这种办法证明人种的差异是别有用心的,CNN一天24小时播报你的研究成果,让沃森的老脸没处搁,这不是最好的惩罚吗?

你还可以推出奥巴马,都当了美国总统,显然证明黑人不笨,管它啥个例和整体,对吧?

最不济,你笑笑走开,你坚信黑人比白人更聪明,谁也管不住你不是?

你可以有1000种方法对付沃森的”信口开河”,但是左派只会一招儿:一棍子打入冷宫,永世不得翻身,看别人还敢不敢胡说八道!飞洋在线

当你割掉一个人的舌头时,你并没有证明他是个骗子,你只是在向全世界宣布,你不敢听他要说什么。 – George R.R. Martin

如果沃森说,我就是觉得黑人太笨,我的实验室绝不招黑人。这是歧视了,在美国是违法的。但是他仅仅指出来某些科学研究的成果,只是因为没有迎合左派的政治正确,于是就成了大逆不道。

实际上,还是有不少学者做过研究的,如果结论和沃森类似,一定被骂成种族份子完事。

比如这本书,书中有个表格,全球统计,黑人平均智商85,白人102,东亚人106。

作者Rushton教授在南非做过调查,这里是演讲视频,有中文字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eR8pXDnj5A

有种说法是美国黑人的低IQ是蓄奴和种族歧视造成的,但是非洲撒哈拉地区的智商中值更低,70左右,而且这个数据100年都没有变过。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视频,有个黑人牧师,说非洲在白人到来之前,没有造出来一条能出海的船,没有一个下水道系统,甚至都没有一幢像样的建筑,凡是黑人为主的国家,迄今没有一个富裕强盛。这个牧师的主题是黑人不懂治国,即使有钱也不能造福于人民,但是他列举的事实却是冰冷的。

如果全世界都能开诚布公,鼓励科学研究,允许不同的看法,或许就能证明种族之间的差异(或许证明不存在)。只有知道原因,才能解决问题。

为什么黑人的运动天赋可以举世公认,表演天赋众所周知,但是智商就属于禁区?

在白左的世界里,没有道理可讲,因为他们占据着道德高地:

短短几十年前,学术界的主流意见仍然是同性恋属于心理疾病,但是现在还有几个人敢说?恐同的大帽子瞬间就能压死一个学者,于是,再也没人敢表达不同意见,终于万众一心。

今年的奥斯卡据说没有主持人,因为原来聘请了黑人笑星Kevin Hart,你如果看过他的脱口秀会记忆深刻,此人是搞笑天才。但是出问题了,10几年前他在节目上开过同性恋的玩笑,比如说他的儿子如果玩布娃娃他就一把撕烂,太娘炮。

Kevin Hart已经为此反复道歉,但是没用,左派死活不肯放过他,听说他要做奥斯卡的主持人,又翻出这些陈芝麻烂谷子,轮番鞭挞,所以他一怒之下不干了。

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在左派眼里就是同性恋恐惧症!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

  • 你如果反对奥巴马的男女同厕(一个男人可以在任何时候,突然认为自己是女人,从而有权使用女厕,女浴室,女更衣间),那么在左派眼里你就是歧视变性人。
  • 你如果说恐怖袭击多数跟YSL有关,那好,你一定是MSL恐惧症。奥巴马在8年执政期间,始终拒绝提到极端YSL这个词。有一次法国总统到美国演说,提到了反恐,但是在白宫公布的演讲视频中,YSL这个词被故意抹掉了。被人发现之后,奥巴马的白宫官员说发生了技术故障。

在当今的美国,文字狱比比皆是,你之所以感受不到,是因为你我都是草民,等你得了诺奖再去试试看?

而且这种做法已经深入民心,左派把持了90%的主流媒体,几乎所有高校,还有整个影视界,所以不止是精英阶层,左派群众也为这种北韩式言论滋油欢呼:政治正确的话可以随便说,天天讲,只是不允许不同意见而已。飞洋在线

左派不反对言论滋油,他们反对的是不当言论,不过评判标准由他们内部决定。

我敢肯定,这篇文章一定会有人留言说我恐同,恐穆,歧视黑人。解释是徒劳的,所以我一概视而不见,但是我尊重他们的言论滋油。

不久前有读者在后台发信息,大概是看我经常揭露美帝的黑暗,说这样的国家你还能呆得下去?怎么还能支持川普?

为什么呢?美国残存的星星点点,也是她一辈子体会不到的东西。她坚信我被美帝洗脑了,深深为我感到惋惜。

不管怎么说,美国毕竟还有那部叫做宪|法的小册子,虽然一半人想把它踩烂,但是另一半人会为了它而浴血奋战。

That,my friend, is worth fighting 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