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han Corona Virus Doctor

武汉一线女医生给家里人的留言

这本来是个视频,看得我直掉眼泪。但是视频里能看到微信ID,所以我把它转成音频了,怕给这位女医生添麻烦。

医生在武汉救治病患,几近崩溃。这是她给自己家庭小群的留言,显然无意公开,不知道怎么传出来了,大家听听就好,信不信自己随意。

English Translation

A doctor in Wuhan battling the deadly outbreak of #CoronaVirus has left a chilling message to her family. Somehow it got leaked and was shared on WeChat,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in China. We converted the video to audio only, in order to protect her identity.

“I just got off work, after a whole day at the hospital. I left work at 4pm, and have been here, collapsed, for a while. The virus outbreak, is A LOT more terrifying than what they’re telling you on TV! Many people got infected. The doctors estimated roughly 100,000 people. Today alone, we had more than 10 doctors, and each of us treated 100 or more patients. Many of them are dying. We ran out of hospital beds. Family members were upset, and they said the government asked them to come here. But the government didn’t give us anything! No medical supplies! The hospital can’t take them in. I don’t think this is gonna be sustainable. You work there for a day and you’ll have a mental breakdown. We can’t stand it anymore. They were begging us but we couldn’t do anything. You have to watch a person slowly die in front of your eyes. So you guys have to protect yourselves at home. Don’t think for a minute you can trust the government – you’re all on your own.”

我从来不怕谣言,因为我多听多看,是不是谣言我自己判断。

我痛恨的是别人命令我,这是谣言,你不但不能信,连听都不行,想知道真相,只有我能告诉你。

我写了三年多的美国时评,一多半时间是和主流媒体较劲,也是这个道理,因为我发现,政府和媒体有可能联合起来骗人,看两眼CNN的报道,不难理解。

今天在微信里看得最多的是文章开头那张照片。

其实我是很想破口大骂的。等到需要医护人员去送死的时候,都想起致敬来了。可是医生被砍的时候,沉默的居多,叫好儿的也不少。我就认识一位,替凶手辩护,宣称他们是弱者,走投无路才去杀人。

疫情终究会过去,希望今后不再发生残杀医生事件,如果有,也需要人人喊打,同时痛骂那些删贴的帮凶。北京杨文医生被害之后,好多文章都成了感叹号。前几天朝阳医院的眼科名医陶勇也被砍了,很可能再也上不了手术台,但是因为赶上肺炎,也就无人关注了。

即使是美国的微信群,这两天也是满满的正能量:相信政府,不要给国家添乱,等疫情过去再追究责任不迟。这话乍一听也有道理,但是你信不信,等疫情过去,所有这些人会改变口径:明明岁月静好,你不要无事生非!

只有在真相面前,谣言才能不攻自破。

比如1月中旬,武汉政府宣布,两天没有出现一个新增病例!

你信不信呢?

或许那两天病毒在休养生息,真的没有感染别人。或许医院已经爆满,两天都没法确诊新病人。或许市政府有口难言,说多说少内部无法统一。反正最后公布的消息就是两天没有一个新增病例。

这个将来要不彻查,真的是愧对亡魂。

到底是谁统计的?在哪些医院统计的?汇报给了谁?最后又是谁拍板的?

其他都还圆得过去。“可防可控” 属于个人意见,反正没有立下军令状。”没有人传人迹象” 可以说认知不够,经验不足,样本不多…… 但是到底几个人染病是个冷冰冰的数字,即使忙乱之中数据可能不准,但是0和1是有本质区别的,特别是早期患者数量不多的时候,清点起来不应该那么难。

即使是今天,你完全相信公布的数字吗?

造成这种局面的是因为造谣的人太多吗?

最初被惩戒的八个人,到底是壮士还是罪犯?

钟南山院士是我目前还相信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可是他突然销声匿迹了。

自从他出面指出武汉肺炎确实会人传人之后,就没了音信。起初我还以为是我消息闭塞,昨天看了一篇华邮的报道,他们也找不到钟南山院士 ,连电话都打不通。

再看看这两天突然出现的大量感叹号,不禁让人感叹,一面信誓旦旦要保持透明,严惩瞒报,一面又开始全网删贴,到底闹得哪一出?

我宁愿相信是老院士太忙了,一心在和病毒奋战,顾不上和外界联系,而不是因为不愿意配合,更不愿意违心。

前两天还有个香港的病毒专家,说这场瘟疫太可怕,跟SARS比可能要10倍起跳,他身经百战也被吓到了。这是不是谣言我不知道,但是有关的帖子大部分404倒是事实。而且忽然之间涌现了大量文章揭露他的黑历史,把他喷得一无是处。其实他说什么对我来说也只是一个数据点,我知道有一个人说情况很严峻,仅此而已。那中国还有无数专家呢!不同意他的意见就出来表个态。你认为10倍起跳是耸人听闻,那么你认为是5倍?相当?还是说不如SARS危险?

点到为止,多说无用,我的读者很多是美国华人,博士硕士一堆,都是聪明人。

再报一点统计数据,确认感染武汉肺炎的人数,来自WHO和美国CDC:

  • Mainland China: 916
  • Thailand: 5
  • Singapore : 3
  • Taiwan: 3
  • Hong Kong: 2
  • Japan: 2
  • Macau: 2
  • South Korea: 2
  • US: 2
  • Vietnam: 2
  • France: 2
武汉肺炎分布图
武汉肺炎 – 全国分布图

最后再来一个马后炮,其实也不算马后炮,因为这篇文章是我2018年写的,《假如天下大乱,你能坚持几天》。 我在文章里建议,家里平时要储备一些N95口罩。公众号阅读量3.5万,加上网站,总共大约5万人读过,但是有谁是因为读了这篇文章去买了口罩存着呢?我在5000人的朋友圈问了一下,大概有三四个,我已经很欣慰了!

这里不是吓唬谁,更不是炫耀我多有先见之明,而是再次阐述一个人人都知道,却谁都不愿意去想的忧患意识。一个文明社会,其实很脆弱。在高度发达的美国,一个水坝决堤,最后造成了1800多人死亡,这还只是局部灾难。

瘟疫比水灾要可怕得多。

假如美国爆发病毒呢?突然封城,没有外援,你能对付两周吗?

那篇文章的很多东西都是灾难期间的逃生必需品,大部分都有链接,可以做参考。你当然不必马上冲出去买一批,不过等平静下来,平时购物的时候就准备一些,有备无患。我自己也不是每件都有,只能说绝大部分。我更不敢保证自己准备充足,随时可以跑路,但是在关键时刻,心里多少会踏实一些。

今年是大年初一,就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平安如意。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