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girl wearing mask

病毒的根源和疫情的根源,这是两码事

武汉很不幸,成了这次疫情的爆发地。武汉人民遭受的苦难,外面的人很难真正体会。武汉市政府和红十字会,已经被骂得体无完肤,部分领导也被免职 – 不过这一次,我倒希望能秋后算账,把一个国家折腾得底朝天,仅仅免职也太划算了。

杀鸡儆猴也好,平息众怒也好,总要让其他城市看到渎职的后果,那么下一次大难来临,手握生杀大权的父母官们就会掂量掂量:瞒天过海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为我不相信,如果这次病毒爆发在其他城市,结果会好很多。

广州没有野生市场吗?重庆不会惩戒造谣吗?西安不敢瞒报吗?上海红十字会就很透明吗?

武汉的问题,绝不是武汉独有。

所以疫情结束之后,一定要公布病根:病毒的根源,和疫情的根源。这是两个概念。

病毒来源

有关COVID-19病毒的来源,现在众说纷纭,比如野生动物感染,病毒所泄漏,美帝投毒…

美帝投毒就不说了,信的人总会找到理由,即使你问他,那为什么不投到北京? 是美国打趴下八名“造谣者”吗?一开始各种瞒报,导致医护人员裸奔,万家宴照常进行,也是美国一手操办的吗?但是没用,因为这是一帮疯抢双黄连的人。

那么病毒到底是哪里来的?


一直到现在,1600多人离世, 国家停摆两个月, 官方都没有给一个说法。那你就不能怪别人瞎猜了。

注意,我并不是说锁定某种蝙蝠和中间宿主,那可能需要几年时间。而是说,到底能不能确定来源于野生动物?根据是什么?这个应该可以做到吧?

寻找病毒来源,一个关键线索是0号病人,也就是首发病例

医院肯定保留记录,那么最早发病的几个人是怎么传染上的?即使找不到0号,找到5号也行啊,然后顺藤摸瓜。即使0号病人已经漏网,比如人家根本就没有症状,或者以为是感冒,自己恢复了,但是肯定会有第一个发病就医的,对不对?也肯定会有第一个传染给别人的,对不对?那么去年12月最早发病的几个病患,都有什么经历?都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还是都跟病毒所有牵连?

当地有两个大型生物实验室:

  • 武汉疾控中心动物实验室(距海鲜市场280米)
  •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12公里)

另外,协和医院也在市场旁边,最早发病的医护人员也是这个医院的。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实验室泄漏,比如研究人员感染,实验动物逃脱,或者垃圾处理不当?起码官方没有正式排除这一可能性。

有意思的是,在最近公布的官方文件中,却提到两件事:

  • 坚决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 (参见习讲话,2月15号)
  • 加强生物实验室,特别是病毒的管理 (参见科技部《意见》,2月15号)

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还有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既然一开始告诉我们没有人传人的迹象,那么说明他们有足够的证据,知道前几例病患不是从“别人”那里染上的病毒。是什么证据让他们确信这几例病患不是人传人,而是直接从传染源而来?

我相信政府已经知道答案,却闭口不谈

大家知道美国CDC很早就提出派遣病毒专家来华支援,每次都遭到拒绝,直到今天也没答应。昨天NPR采访驻美大使,也问到了这个问题,大使说国内乱糟糟的,没时间接待专家,反而要担心他们的安危。现在好一些了,WHO的先遣队已经抵达,随后还会有更多专家登场。

如果我想隐瞒什么,我也不希望外国人来搅和,一个个贼精,还是一辈子跟病毒打交道的大拿,而且亡我之心不死!

跟官方的沉默相反,学术界相当热闹,已经发表了几篇重磅论文。

1月29号,中国CDC,湖北卫健委,和各地的学者们联名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上面提到最早的四位患者,都去过野味市场。中国学者在柳叶刀杂志上的一篇论文中指出,海鲜市场提取的585个样本中,33个发现了NOVID-19病毒。这些数据指向野生动物。

但是2月15号,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肖波涛,在Research Gate发文,怀疑是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该文指出,武汉疾控中心实验室一直在用蝙蝠做实验,采集和研究病毒。其中一次,在武汉境内捕捉了155只蝙蝠,在浙江捕捉了450只。研究人员JHT曾公布过,他有一次被蝙蝠袭击,蝙蝠血液溅到他的皮肤上。深知病毒感染的危险,他自我隔离了14天。另外一次事故,蝙蝠尿液溅到他的身上,所以他再次隔离。他还曾经在一只蝙蝠身上发现活着的蜱虫。

但是这篇论文只是呼吁不能排除病毒所泄漏这一途径,并没有证明他们就是传染源。

这两天网传武毒所一个研究生是0号病患,后来看到石正丽辟谣:“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

我没有任何理由质疑石正丽研究员,但是她澄清的只是没有工作人员感染,其他途径也可以泄漏病毒,这是两码事。

我以前相信是海鲜市场病毒变异,但是迟迟没有定论,说实话我也动摇了。

现在科学界很担心这个病毒会常驻,就跟流感似的,今后一年闹一次,但是因为开发出疫苗,不会过于危险。如果这样就更需要不惜代价找到源头,否则今后病毒越来越多,你一年要打几针才能活下去?


疫情根源

如果说病毒可能是天灾,那么疫情绝对是人祸

病毒人传人的一个显著标志,就是医护人员感染。

刚才提到的NEJM论文,有这样的数据,我标了红圈:1月1号到11号,248例病患中,已经有7例是医护人员。

Source:NEJM

重点来了:1月11号,武汉卫健委通告,”没有医护人员感染“,而且再次重申没有明显人传人迹象。

这两家,谁在撒谎?

一个说1号到11号之间,已经有7名医护人员感染。一个说11号还没有任何医护人员感染。

而且,世界卫生组织WHO在14号和17号分别发布了两篇声明,都提到中国没有报告医护人员感染的病例。

这东西不查行吗?

1月7号,习总就针对武汉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发表了重大讲话。也就是说,早在7号就已经定性了“疫情”,否则也不至于惊动最高层。可是之后两周,武汉歌舞升平,万家宴照开,领导们继续团拜,歌舞表演继续进行。更可气的是,医院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医生护士近距离面对致命病毒,全然不知。直到1月20号,才由钟南山院士捅出来。这两周,到底发生了什么?

另一个例子是外交部华大姐痛骂美帝,一不小心说出1月3号已经开始向美方通报疫情。可怜武汉的医生护士,却被蒙在鼓里。

不要以为罢免了两个领导就能万事大吉。这种重大失误不是一个人造成的,很多环节都有问题,而且绝不是武汉一地。现在用抗击疫情作借口,明天用恢复生产作借口,后天就是岁月静好……一直到下次瘟疫爆发。其实现在除了武汉和一线人员,很多人都闲在家里,有什么好添乱的?无非就是借此打击任何质疑的声音。

训诫李文亮的警察,不会一拍脑袋就去抓人。谁给他们下达的命令?一层层上报,总有一个最后拍板的人,这个人是谁?现在公众号的文章,一堆一堆404,大面积变成感叹号,到底是谁在删贴?腾讯也就扮演个打手的角色,发号施令的人永远在幕后。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就是缺乏透明。保证公开透明,很多问题可以迎刃而解。但是记者,本来应该担负起监督的责任,却无能为力,只好跑去歌功颂德。一个视频,大妈说方舱医院条件太好了,住得都不想走了。这是高级黑吗?多么悲惨的人生,才会宁愿住在传染病院里?但是没办法,上面有命令这么写,下面有百姓喜欢看,就像央视报道八名“造谣者”,微博低下几万留言欢呼雀跃。可惜那些另类的人,始终被淹没在滚滚洪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