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站里漫长又难忘的一天义工 (1/3)

2016年11月8号是个难忘的日子。凌晨4点随着手机铃声,起床吃早歺,随后赶赴10英里之外的投票站,天空依然黑沉沉的,略有凉意。

准备去做选举工作人员,是一个月前做的决定,因为觉得这次选举非同凡响,有必要亲身体验,看一看民主制度下的基层,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五点不到,已达一个小学的停车场,陆陆续续看到一些人前后到达。投票站大多设在学校的会场或食堂里,这里也不例外。

这是一个会场兼食堂的场所,大约有500 至600平方米大小。一共有14位工作人员,五位黑人(三女二男),八个白人(四女四男),外加唯一的一个黄种人区区在下,也可能是唯一的第一代的移民。

看得出来,他们中的许多人,相互之间非常熟悉。显然在一起共过事。看到我的出现,有些奇怪,知道我也来工作,表示欢迎但不热情。组长(chief officer of election)是个中年女性叫南希,相当干练成稳,做事有条不纹。

所有人到达并指名后,每人都带上写上姓名的排子,然而在一个白人男子鲍勃的指挥下,宣誓就职,其内容主要是公正,并尽一切能力帮助所有前来投票的选民,以维护这个体系正常运作。

开始的工作,首先是搭建选票的写票台,都是可拆除的台子,至少有十个合子,其中一个是专门为坐轮椅的残障人设计的,已经事先运到,需要做的是一个一个装起来,是个体力活,但并不累。同时还要连接三台电脑,里面拥有所有登记选民的资料。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州的程序是,选举前一个月也就是10月8号之前,州里的美国公民必须先登记,才能成为正式选民,否则不能参加选举,在这一个月里,会检查登记者是否是真正的美国公民,只要这个检验过程是认真做的,就能杜绝非公民混入其中。

当然最重要的是投票机了,为防止机器出现差错,这里全部采用纸票,选民去隔离的写票台在纸票上凃圈,有点像是考托福和鸡阿姨。然后,拿着涂好的选票,去投票机上,扫描后落入一个锁住箱子里,最后所有的选票都会被封存,以备以后查讯。还有一台投票机是专为眼晴看不見,但可以听得見的残障人所设。

图片来自网络

快到六点,晨光似露未露,投票站的外面已经排起了长龙,大约50多人等在那里了,非常安静平和。六点一到,白人女士海伦在门口,安排选民逐个进入三台电脑前,出示他们带像片的有效证件,电脑前的工作人员则比照选民的证件和系统里选民资料,如果是一致的,则打印出一张小票。选民拿着这张小票,去排队换取正式的选票,然后逐个去写票台凃圈。写票台之间至少相距一米半,台上面用硬纸板隔离开,以防止任何人看到。

这次选举不光选总统,还要选国会议员,另外还有一些公共的议题。譬如你是否同意,政府出钱(一定的数目)修某条公路,等等。这些议题,有时候看起来并不好懂,阅读理解慢的人可能会花好长时间去理解,因此有的地方需要人去帮助翻译理解其含义。

其实这些议题早在选民登记之后,已经邮寄到家,但不少人显然未读过,于是在他们排队进入之前,需要有人将选票的样本,提前发给他们以节约涂票的时间。

黑人中年男子凯斯是个热情开朗的人,笑口常开话很多,就负责这个事宜,还负责提醒在外等着的选民,莫忘拿有效证件以便电脑证实。

未完待续。

作者:郑一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