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很多白左跟屁虫自称右派?

作者:王辉

经常有人说,中国的“左右”和西方是反着的,这个实际上似是而非,中国区分左右也是跟西方人学的,从根本上来说,左就是左,右就是右,东西方并没有什么区别。

要搞清这个问题,我们先来搞清楚什么是左、什么是右。

一般认为“左派”和“右派”这一对词语诞生于十八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 1789年法国在制宪议会里,第一等级教士和第二等级贵族的议员与第三等级资产阶级、城市平民、工人和广大农民的议员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同年9月,在制宪议会会议上,第一、二等级的议员大都坐在议会右边的席位上,而第三等级的议员占据了左边的席位。在之后,左派和右派的表现往往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一惯的,就是左派更强调公平,右派更强调效率。

大家知道,动物的进化,都是以“优胜劣汰”为原则,从来没有哪只动物去强调“公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动物全是右派,没有一只是左派。在人类社会中,相信丛林法则的,也必定是右派,而且是极右。从林法则实际上就是只讲效率,一点公平都不要。动物就是靠这种极右的作风,一步步地从低级到高级完全进化,最终进化成人类。

人类在进入文明社会以后,社会的规则和动物完全不同了,那就是“优胜劣汰”的原则不再是铁律。人类社会虽然也充满了竞争,但竞争的失败者,不再被淘汰掉,而是通常也能活下来,而只是活得相对差一些。人类的竞争不再是“生存竞争”,而是“发展竞争”。发展得相对差一些的这些人,就是左派所产生的思想根源。比如所谓“等贵贱、均贫富”、“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古代的左派主张。

在现代社会中,左派和右派都主张“平等”,但对平等的理解完全不同。因为平等本身就是个矛看的概念,人的能力天然就有差距,规则平等,结果就不能平等;要求结果平等,规则就必须不平等。

右派的主张就是规则平等,自由竞争。

左派呢,又分两种,

一种是主张平均分配,就像我们以前计划经济时期那样,集体化,大锅饭,无论能力大小、勤劳还是懒惰、工作干得如何,结果大家都一样。这种平等带来的教训是非常地惨痛,竞争是从动物到人不断进步的根本动力所在,把这个动力取消了,那就只能一直贫穷落后,最后连生存都会出问题。这一种左派就属于极左,因为是毛时代的左派,所以又称为“毛左”。毛左现在仍然有不少,他们多半也都是竞争的失败者,因此怀念那段大家“共同贫穷”的日子。

另一种西方的主流左派,代表性的是英国的工党、美国的民主党,相对于毛左来说较为温和,他们并不主张平均分配,但他们认为底层民众之所以竞争力不行,不是因为他们能力不行、也不是因为懒惰,而是因为他们“起点低”,所以应该在“起点”上,给“弱势群体”一定的照顾,以弥补他们的先天劣势。但这样的起点平等,必定会带来规则的不平等,从另一种角度看来,相当于弱势群体有了某种特权。这种左派我们现在一般称为“白左”,也就是白人左派,中国的白左虽然不是白人,但是属于白人左派的跟屁虫,为了简便也称之为白左。

白左和毛左,都是左派,这是毫无疑问的。区分只在于左的程度有所不同,毛左是极左,白左是稍微温和一点的左。

毛左和白左同样都是对中国现状不满,认为缺乏公平,但他们的主张完全不同。毛左主张回到毛时代,白左主张全盘西化——但他们的全盘西化,指的是全盘照搬西方左派的主张,西方右派不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这里边比较典型的是南方系媒体,他们自称右派,实际上推销的全是白左那一套。这里有一部份人只是崇拜强者,觉得西方强大,所以应该全面学习西方。但他们忽略了一点,西方也是说的不做,做的不说,真正令西方强大的是右派,而右派一般都埋头干活,说的比较少;而左派什么都不干,天天就是向全世界推销价值观。这就好比看到一个大户人家,这家人的纨绔子弟经常出来吃喝玩乐,别人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只有吃喝玩乐才能挣大钱。而实际上这些吃喝玩乐的根本不挣钱,人家挣钱的人忙着呢,根本没空搭理你。

在中国的极左年代,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出现右派主张,于是稍微温和一点的左派就被大量划成了“右派”,这是有人觉得中国左右和西方相反的一个原因。

左派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喜欢搞意识形态。什么意识形态呢?意识形态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洗脑工具。

左派的主张是反自然的,要想让别人相信,离了洗脑就不可能做到。

毛左的意识形态就是社会主义、阶级斗争。提倡“以阶经斗外为纲”、“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而白左的意识形态,就是所谓“普世价值”,自由、民主、平等、多元,等等空泛的名辞,这些名辞本身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它的解释权都在白左的手里,在白左的掌控下,他们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享有充份的自由,但是谁有不同意见,就会被扣上纳粹、白人至上主义的帽子。

2007年,美国遗传学家、诺贝尔奖得主詹姆斯·沃森不过是说了一句不同人种的智商并不相同的研究结论,就被白左攻击为种族主义而被迫辞职。连诺贝尔奖得主都如此,普通人如果说同样的话,结果可想而知。

在左派所掌控的意识形态之下,凡是竞争的胜出者,都具有原罪;凡是竞争的失败者,都被认为是“弱势群体”而具有天然正义。

在几十年前的中国,地主、资本家、知识份子都具有原罪,而工人、农民都是天然正义。

从民族上说,汉族具有原罪,少数民族天然正义。

而在白左掌握话语权的现在的美国,白人、东亚人都具有原罪,黑人、老墨天然正义;

基督徒具有原罪,穆斯林天然正义;

正常性取向的人具有原罪,所谓LGBT(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的合称)群体天然正义。

还有更左得彻底的,那就是极端动物保护主义,在他们看来,全人类都有原罪,动物才是天然正义。

还有更左的吗,也许,我看极端环保主义者就有前途,将来说不定所有的生命都有了原罪,非生命才是天然正义。

就这样,在左派主导的世界中,社会的中坚力量无不受到打压,这样时间长了,社会整体效率越来越低,创造的价值越来越少,最终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中国近三十年的经济成就有目共睹,能有这样的成就,根本原因就是抛弃了左派思维。取消大锅饭,提倡竞争。这里边邓小平理论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邓小平最著名的就是“猫论”——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这个猫论实际上否定了一切意识形态,任何事都只看实际效果。没有了意识形态的洗脑,人们的思想得到空前解放,左派就很难兴起什么风浪了。出于稳定考虑,中国并不承论自己是右派,当然也不再说左派的好话,这就是右派的最高境界——右而不露形迹。

相反,西方世界原来是右派为主流,但在近些年来却越来越左,到现在,离极左已经不远了。正是因为三十年中,中国在向右转,西方在向左转。所以从发展趋势看来,西方是右派保守,左派激进;而中国是左派保守,右派激进。这是有些人觉得中国和西方左右相反的另一个原因。实际上根本没反,只是他们没有认识到左右的实质。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民族主义是左还是右。实际上先进民族的民族主义是右派,落后民族的民族主义是左派。

德国纳粹的民族主义就是极右,主张人类像动物一样的优胜劣汰。

美国,白人的民族主义就是右派,黑人的民族主义是左派。

中国二百年来一直是落后民族,因此中国的左派,主要是毛左更主张民族主义,这个一点也不矛盾。

而中国的白左跟屁虫因为要和西方白左保持一致,他们并不赞同中国的民族主义。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作为半殖民地的弱国,先以左派民族主义争取到民族独立,再以右派的正常思维发展建设,还是符合逻辑的,当然,转变的时机没有把握太好。如果早一些转右,会更好的多。

中国的白左跟屁虫往往还自称自由民主派。自由本来完全是右派的主张,要的是自由市场、自由竞争。但白左把自由这个词玩坏了,变成了自由的流氓无产者逻辑,他们要的不是自由竞争,而是不劳而获的自由。民主和独裁呢,本来也无关左右,极左和极右都需要独裁来维护,因为极端的东西肯定认可的人少,要实施就只能靠独裁。相反,偏中间的左和右都可以民主,但民主还有很多必需的前提条件,这里不细说。

上面说了一大堆左派的毛病,实际上,左派也不是一无是处。左派和右派,相当于人的两只手,虽然主要用来干活的都是右手,但也不能干脆把左手剁了。

右派的思想核心是自由竞争,但自由竞争真的实施起来,还是有一定的残酷性。并且,自由竞争中还有一个必然现象,就是两极分化,也叫做马太效应。就是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白左的问题是只认识到马太效应,而不承认人的先天差距,那是不对的。但对于马太效应,也应该采取措施作适当的平衡,也就是,给弱者适当的照顾还是应该的。

美职篮的规则,是每年都是弱队先挑新球员,这就是一种对弱者的适当照顾。这有它的道理,强队毕竟需要弱队还衬托,把弱队都逼得解散了,谁陪你强队接着玩?但也不能按白左的逻辑,如果让白左管理美职篮,那很可能就要搞弱队加分了。如果让毛左管理呢?那干脆不用比,大家直接得一样的分数就完了。

反映到经济当中,那就应该一方面保证公平的市场竞争。一方面也应该有一定的社会保障,不能让人没活路。但有一点是必须的,那就是一定不能让享受社会保障者,生活水平和工作的人一样了,必需保持明显的差距。现在美国很多辛辛苦苦干活的中产阶级之所以不满,就是因为游手好闲的人的福利,基本上和他们差不多。个别情况甚至还高。这样下去,一定不行。




推荐阅读

接收飞洋在线即时报道,请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加飞洋在线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