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指数,就是改头换面的种族AA,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根治

美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各种新闻层出不穷。以前写过一篇综述,几十万的阅读,虽然是评论美国的文章,结果却得罪了国内的网监,公众号不能链接,网站没问题。

美国媒体挑破窗户纸:这就是文革

昨天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又掀起了渲染大波,不但华人微信群炸锅,主流媒体也打了一个激灵,福克斯新闻的Tucker Carlson就在黄金时段做了一个专题,揭露这个所谓的“逆境指数”- 说白了就是考大学看出身

什么是逆境指数呢?

这是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最新推出的又一次大胆尝试:他们偷偷摸摸做了一个Adversity Index,给每个考生在SAT成绩(美国高考)之外准备了一个逆境分数,起点都是50分,然后根据考生的家庭条件加分或减分。

之所以说偷偷摸摸,是因为CB绝不公开这个逆境分数的评判标准,而且考生和家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少分,但是招生办的人能看到。

不过根据已有的信息,可以肯定是这么操作的:

  • 假如你辛苦半辈子,就为了让你的孩子衣食无忧,那么你的孩子就减分。
  • 假如你省吃俭用,买了一个学区房,对不起,你的孩子又要减分。
  • 假如你拼死拼活,还是买不起,那就学学孟母三迁,哪怕租房也要让孩子上个好点的高中。但是今后,这种做法反而让你的孩子受惩罚。根据CB的逻辑,你在好学校取得了好成绩,怎么证明是你自己的努力?
  • 假如你们两口子遵纪守法,既不吸毒,也不抢劫,关键是谁也没有蹲过监狱,这就是硬伤了,按照美国大学理事会的逻辑,就要给你的孩子狠狠地减分!

与之相反,如果你吸毒抢银行样样不缺,时不时去监狱遛一遛,小区犯罪率奇高,高中孩子一半数学不及格,那么你真是帮了孩子一个大忙,在入学上会受到各种优待,今后找工作更是优先录用。

你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这种做法打击的是谁,照顾的是谁。

但是逆境指数一定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因为人人都有一颗爱心嘛,支持弱者,天经地义。

可是不要忘了,在美国考大学从来不是只看成绩。课外活动,志愿者经历,人生历程等等,跟高考成绩和GPA同样重要。这其中的Essay,本来就起到一个逆境分数的作用,很多在恶劣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因为一篇好文章,打动了招生官,从而进了想都不敢想的名校。这里有五个黑人孩子,被全部藤校录取,从来也没人敢问他们到底成绩如何。

所以说,美国大学在照顾穷人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免学费,奖学金,低息贷款,变相加分,降低录取标准……可是显然还是不够。

那么推出这个逆境指数能干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可以更加明目张胆。

比如哈佛,首创了一个品格分数。如果他们拒掉一个亚裔考生,SAT满分,GPA4.5,游泳健将,到处做义工,转而招了一个墨西哥非法移民的孩子,SAT不止差了一点半点,而是300多!那么一旦有人追究,哈佛总要说出一个理由,可是解释起来又自相矛盾,所以干脆拿一个品格分数,“证明”这个亚裔孩子生性呆板,不招人待见,将来不容易成为世界领袖。

你可以指责哈佛太主观,属于变相歧视亚裔,把他们告上法庭。SFA还真这么做了,法官判决不久就会出炉,然后打上最高法院,让美国的司法系统决定是不是公平。

芝加哥大学取消SAT也是同样的目的,那就是尽可能消除任何客观标准,这样校方想招谁招谁,别人干瞪眼还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有个标准化考试在那里摆着,学校就得准备好理由,还担心司法部(即使私立大学也接受大量纳税人资助,不允许歧视任何族裔)。

大家都不用SAT了,或者大学自己创建一套标准,大学理事会怎么赚钱?!

所以CB一直在琢磨,用什么办法能让左派掌控的大学,既能绕过最高法院,堂而皇之采用违法的种族配额,同时还不放弃标准化考试呢?逆境指数就是其中一个措施。

再说,CB现在的主席,David Coleman,自己就是一个标准的白左,Common Core的创办者!

所以逆境指数不用过多解释,本质就是种族AA的孪生兄弟,看看这张图,你就都明白了:

华尔街日报引用的一句话最经典:“The purpose is to get to race without using race” – Anthony Carnevale

翻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不提种族,最终还是冲着种族去的。”这句话是乔治城大学教育中心主任自己说的。

保守派的媒体就更不客气了,DailyCaller一篇文章标题是:大学理事会推出秘密的逆境分数,公然试图绕开最高法院

那么最关键的问题来了,怎么反击?

可以发声反对。很多人可能不知道,CB其实已经搞过一个非常类似的东西,当时叫Strivers Program,1999年推出,和这个逆境指数如出一辙。但是反对的声浪太大,CB不得不取消了。

也可以告上法庭,但是这要花几年,甚至几十年,才有可能见分晓。

而且你不烦吗?这些左派推出的东西一个接一个,永远没完。SCA-5,亚裔细分,男女同厕,激进性”教育”,毒品合法化…而且你看出趋势来了吗?都是针对学校,培养下一代接班人。

而且所有这些乌烟瘴气的东西,往往都来自大学。

因为大学里太多闲人。

比如密苏里一个白左女教授的研究课题:论社交网络对Lady Gaga粉丝的影响。这个女教授因为在游行中呼吁暴力被开除了,所以她的杰作才这么出名。

大学里充斥着这种精英,还从来不缺经费,然后培养出一届又一届更白痴的学生,从来找不着正儿八经的工作,很多进了政府,或者学校,或者向AOC学习,干脆从政,决定美国的大政方针。AOC是波士顿大学,经济系本科毕业,混了五年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就是酒吧女招待,然后一跃成了民主党的国会议员。

为什么大学甘愿养着这么一帮教授,而且在招生过程中宁可放弃各方面都更优秀的学生呢?就是因为不差钱,学费先收上来了,管你今后干啥?反正最后还有纳税人保底,学校只赚不赔。

那么根治的办法就是,免费大学。

上大学一律免费,一分钱不交。

但是,这和Sanders宣扬的纳税人买单不一样。学费不是不交,而是毕业以后再交:十年之内,工资收入的10%交给学校作为学费 – 延迟缴费。

你要是一毕业就找到一份10万年薪的工作,那就交一万给学校,就像交税一样。10年下来,学校从你身上挣回10万。

你要是一直找不到工作,学校就一分钱拿不到。

这不就好了吗?大学想招谁招谁,输赢全部自己承担。大学想开什么专业开什么专业,愿意赔本,别人也管不着

而且这个办法解决了一个美国社会的痼疾:学生贷款。多少大学生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结果还欠了一屁股债,今后再也不会有这个顾虑。

学校自主决定百分比,你愿意收50%都行,只要你教得好,学生觉得值,愿打愿挨的问题。

最关键的是,再也没有穷人上不起大学的问题。

有人会说,那大学不就成技校了吗?如果社会更需要技工,养着那么多大学干什么?

会不会所有学校都一窝蜂,只招计算机专业?放心吧,市场会自动调节。每年几十万码农毕业,如果一半人找不到工作,学校自己就改了。

那一堆一堆的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黑人历史,莎士比亚专业怎么办?社会也需要这些知识啊?那好办,国家能消化多少就培养多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完全反过来。

如果伯克利依靠一个工程学院,就能养活两万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那愿意招多少就招多少好了。

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公平,而且左右两派都有可能接受。左派一直在喊学费太高,歧视穷人。左派也一直在喊贷款太重,歧视少数族裔。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沃伦正在推动法案,要把所有学生贷款一笔勾销,欠的钱都不用还了!当然不是不还,而是纳税人买单而已。如果采纳延后交费的办法,两个问题同时得到解决。

右派也会同意,学校不是偏左吗,现在好了,左到天上都成,只要你能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