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浪:公众人物的重负,谈马里兰大学毕业演讲

【飞洋在线:感谢作者踏浪投稿,谈谈对马里兰大学演讲的看法。喧嚣过后,有些理性的分析很珍贵。Shuping Yang 的演讲不但在国内掀起一股巨浪,在海外华人圈也激起很大反响,甚至于纽约时报今天也刊登了长篇报道。一瞬间,这个象牙塔里长大的孩子成了”公众人物”。她的发言确实让人听了很不舒服,但是大可不必上升到”辱华”的程度。她的演讲体现了她有限的社会阅历。您怎么看?欢迎留言探讨。】

马里兰大学中国留学生Shuping Yang 做为毕业生代表的演讲在华人圈,微信群里引起巨大的反响。在她的演讲里她分享了自己踏上美国土地的第一个美好的感觉,能够自由呼吸淸新的空气,相对在国内,每天都因为雾霾需要戴厚厚的口罩。她又充满激情地谈到自己来美以后对自由,包容和多元文化的新的感触。

这些感受或许是真实的,但是因为她这些话以比较戏剧化的方式呈现在几千人的毕业典礼上,搅动了国内外的华人。

我让中学的女儿看演讲录相,她觉得演讲本身还好。只是认为选择这样的场合来批评自己的家乡不太适合。女儿认为发言不是要取悦于人, 但在毕业典礼的场合也应该尽量避免引起纷争,因为毕业典礼应该是毕业生欢喜同庆的时刻。不是话该不该讲,而是场合是不是最适宜。

我问去年大学毕业的儿子对演讲的印象,他也说可以,只是有点夸张。

我不知道马大挑选学生发言人的具体标准和程序。但是因为过去参与过大学里评选学生发言人,所以对此略知点滴。一般来说学生要想申请做学生发言人,首先必须学业优异,很多发言人的GPA都是接近满分的。能达到这个要求的学生凤毛麟角,只有达到了,才可以填表申请,很多时候要附上个人简历/故事(Personal Statement/Story)。够条件申请做学生发言人的学生都是出类拔萃的,评选委员会如何从这些尖子中挑尖子呢?那就要看谁的经历最特别,最感人。说实在的,在现在强调多元化和机会均等的政治环境里,华人孩子能被选为学生发言人应该非常不容易!因为华人在美国虽然是少数,但已经不被包括在弱势群体里。

所以本来Shuping Yang 能够代表学生在毕业典礼上讲话是一个让所有华人骄傲的事!很遗憾这个演讲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痛定思痛,我想Shuping Yang 会因此变得成熟。她在学业上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但是她描述的中国不是中国的全部,同样,她看到的美国也不是美国的全部。她只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年轻人被推到了风尖上,没有看到她这个年龄很难看到的,媒体的巨大的力量和一个公众人物所要承担的重负。



推荐阅读

接收飞洋在线即时报道,请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加飞洋在线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